伊朗军队对全国公共场所进行消毒作业
来源:伊朗军队对全国公共场所进行消毒作业发稿时间:2020-04-01 23:24:06


现在中意专家都认为意大利疫情正在从暴发期到达拐点,后续每天的新增确诊人数可能进一步减少。

对此,香港大学流行病学教授本杰明·考林对《中国新闻周刊》指出,关键并不是纠结于具体的“群体免疫”所需比例,而是“如果人群中有存在免疫的人,任何流行病的影响都会变得比较小。免疫人群越多,流行病的影响就越小。”

地中海生物医学研究所流行病学研究员、意大利环境医学会副会长普里斯科·皮希泰利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按照我们的模型推算,意大利全国范围内的峰值恰好在3月底。”此外,如果新感染者的数量因过去几周政府的严厉限制措施而呈规律性地持续减少,疫情可能在2020年6月结束。

当其他负责任的领导人在努力控制疫情时,蓬佩奥却在做一些无足轻重的事,好像疫情没有发生一样。他热衷于对伊朗进行“极限施压”。伊朗是世界上感染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即使是英国等美的亲密盟友,也在呼吁特朗普政府放松对伊朗的制裁,这些制裁正在限制向伊朗8000万人民运送医疗物资和人道主义援助。然而,蓬佩奥却将疫情视为“极限施压”的工具。目的何在?如果是政权更迭,这一目标几乎不可能实现。更有可能的是大量无辜平民丧生,并进一步暴露美国自我标榜的人道主义的虚伪。

疫情之初,意大利向欧盟寻求医疗资源帮助。但法国和德国政府却发布了对口罩、防护服等医疗物资的出口限制令,其他欧洲国家也未回应欧盟委员会的呼吁。意大利政府只能从域外的俄罗斯、美国、南非等处,寻求获得急需物资。

“为什么年轻人也可能被感染呢?因为病毒载量多的时候,人体的免疫系统是没办法抗拒的。”卢山说,这将造成该地区的重症病例数几何式增长。

意大利卫生部表示,目前政府实施的全部封锁和限制措施,还将至少持续到4月12日复活节。意大利大区及自治区事务部长博恰也公开表示,现在谈论学校和工厂重新开放的话题是不适当且不负责任的。

吴杰对《中国新闻周刊》透露,针对意大利疫情重症率高的情况,中国专家组开出的“药方”也是“早发现、早诊断、早隔离、早治疗”,避免患者慢慢发展成重症,造成恶性循环。

3月27日,在意大利米兰,穿着防护服的士兵将棺材从贝加莫地区运往奇尼塞洛巴尔萨莫公墓。

正在为中国援助医疗队担任志愿翻译工作的《新欧洲侨报》总编辑吴杰对《中国新闻周刊》介绍,